特等功臣的传奇人生

1951年,在广西大瑶山剿匪战斗中,他不怕牺牲,深入匪穴,生擒匪首“反共救国军”副军长张敬夫,荣立特等功。和平岁月,他隐功埋“名”,连年是“先进个人”;他曾舍己救人,跳入冰冷的池塘中救出一名落水女童;他一贯助贫帮困,视助人为乐为己任。这就是83岁的泌阳县马谷田镇供销社离休干部郭彦生的传奇人生——

特等功臣的传奇人生

通讯员   王有震

1951年,在广西大瑶山剿匪战斗中,他不怕牺牲,深入匪穴,生擒匪首“反共救国军”副军长张敬夫,荣立特等功。和平岁月,他隐功埋“名”,连年是“先进个人”;他曾舍己救人,跳入冰冷的池塘中救出一名落水女童;他一贯助贫帮困,视助人为乐为己任。这就是83岁的泌阳县马谷田镇供销社离休干部郭彦生的传奇人生。

 

生擒匪首张敬夫

 

1946年,郭彦生所在的泌阳县王店游击队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从此,他就成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那年,他16岁。全国解放后,国民党余部窜入广西大瑶山地区负隅顽抗。为消灭这股流寇,第四野战军受命开进广西大瑶山。已是共青团预备团员的郭彦生十分活跃,他交了一批瑶民朋友,教他们唱《东方红》等歌曲,很快也学会了不少当地方言。那时候,他像部队许多年轻人一样要强,争着立功,千方百计搜寻土匪的踪迹。

一次玩耍时,一个瑶民小孩告诉他:“小郭哥哥,俺这里有土匪。”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郭彦生身挎步枪当即拉着一位瑶民,要求带他进山捉拿这个土匪。那天一大早,郭彦生身挎步枪,带领7个仅有一支步枪的当地民兵,悄悄上山了。山十分陡峭,根本就没有路,他们累得气喘吁吁,互相搀扶鼓励着。约4个小时后,在一个半山腰的隐蔽处发现一个山洞,里面的野草铺上有睡过人的迹象,还有燃烧过柴火的痕迹和女人的头发。再往上走不远,他们又发现一棵大树根旁也有女人的长发。

凭经验,郭彦生知道,敌人就在附近。他做手势向民兵们示意:不要出声!气氛顿时紧张起来,郭彦生低声安慰民兵们:“不要怕,我有枪,他要是反抗,我就先开枪打死他!”于是,一行人悄悄行进在崎岖的山上。

当攀至悬崖附近时,他们又发现露水上的明显脚印,显然是刚留下的。这时,郭彦生悄悄地拉枪栓把子弹上了膛。忽然,一个被乱草虚掩着的山洞露了出来,他机警地一闪身,借洞口的石头挡住自己,举枪向洞内瞄准并大喊一声:“不许动,缴枪不杀!”枪响了,这是洞内土匪先开了枪。这时,郭彦生已基本适应了洞内的黑暗,发现了洞内土匪的藏身之处。他扣动扳机,只听洞内有人惨叫,还有女人的哭叫声。洞外民兵们一拥而入,七手八脚地摁住了洞内的土匪。山洞内还藏有一台类似压盖机的机器和一堆现大洋。

捉住一男一女,很明显是一家人,还有一个年轻女孩,大概有十六七岁。50多岁的汉子捂住受伤的胳膊,支支吾吾解释说自己是商人。郭彦生不信,押下山一审,发现这个人身份不一般。原来,他就是国民党“反共救国军”副军长张敬夫!那台机器原来是制作现大洋假钱的。当天夜里,军部电令郭彦生他们:用一个排的兵力,连夜将张敬夫押到团部,让其妻子和女儿回家务农。

年轻的共青团预备团员郭彦生立下奇功,活捉“反共救国军”副军长张敬夫一家的消息很快传遍全军。1951年,第四野战军司令部批示:给郭彦生记特等功一次。

耀眼的军功章和鲜红的立功证明,被郭彦生小心地收藏了起来。几十年过去了,郭彦生先后转战南宁、支援西藏,直至1963年转业回乡,他都没有向别人提过立功受奖的事。

郭彦生在部队是功臣,转业回到地方,年年是模范,分管的工作年年拿第一。可他隐功不言功,直到日前笔者采访时,老人才将珍藏尘封60多年的特等功证明书和军功章展现出来,方才得知这位83岁的离休老干部竟然是一位赫赫有名的特等功臣。

 

复员返乡当尖兵

 

19637月,郭彦生从部队转业到当地马谷田镇供销社任经理。工作中,他恪尽职守,任劳任怨,连年被评为“全县供销系统先进工作者”。1982年,马谷田镇供销社设立了图书门市部,年过半百的他主动请缨,当上了既苦又累的图书发行员。为了方便中小学师生和镇直部门干部职工读书、购书,他延长营业时间,每天清晨,学校一打起床铃,他就开门营业,夜里10点多才关门。

一切为了读者,他将两个木箱改装成流动售书箱,挂在自行车后座的两边。逢集时他营业,背集则让家人营业,他就跋山涉水、走村串校,把图书送到田间地头、学校校园。有一年夏天,杨楼村三里堡组农民杨林,在缺书留言本上留言,需要一本《千家妙书》。几天后,郭彦生从县城购回书就专门给其送去。谁知道杨林搬家到河南村的刘林庄。他又不顾年老体弱,头顶酷暑高温,往返近百里,将图书送到了杨林手中,令其感动万分。

郭彦生虽然干劲十足,但他毕竟是年过半百的人了。那时候,山区交通十分不便,到县城是土路没有公共汽车。有一年秋天,他骑自行车驮着100多斤的图书返回时,途经一座山岭,由于劳累过度,突然晕倒在地不省人事,所幸被路人及时相救才化险为夷。

郭彦生每年发行各类图书超万册,年年超额完成发行计划,连年被评为泌阳县优秀图书发行员,多次被省、市授予模范图书发行员荣誉称号。

 

乐做善事不求报

 

1991年郭彦生离休后,一身伤残却不愿在家里享清福,便在家门口摆个地摊,卖些图书、文具等,且全部优惠销售。因年迈体弱行走不便,他就在门囗墙上挂起一面黑板,每周出一期国防教育板报。消息传开后,每天吸引众多人驻足观看,23年来,受教育群众30多万。

“小时候父母给人家种地,我是个放牛娃,是共产党救了俺全家。”他说,“我这一生就是见不得别人有灾有难。”

1976910下午,北风凛冽,寒气逼人,天阴沉沉的,举国上下都在为伟人毛泽东的辞世而悲痛。郭彦生骑着自行车,带着妻子和刚满月的小儿子到县城东北白岗村走亲戚。当他们来到县棉花库附近时,忽听路西侧传来孩子的哭声,并有人大声喊:“救人哪!救人哪!孩子掉到塘里了。”郭彦生听到后,顾不上支好自行车,便寻声跑过去。这是一个大池塘,塘中有个穿花棉袄的孩子正在水中挣扎,塘边围了10来个人,谁也不敢下水去救。情况十分危急,郭彦生来不及多想纵身跃入塘中。塘中的水并不深,可因为救人心切,他连喝了几口水。他顾不得那么多,游到孩子身边,牢牢地抓住孩子,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孩子往岸边推。在岸上人们的协助下,郭彦生终于将小女孩救上了岸。

被救女童名叫苏娟,那年只有5岁。苏娟的父亲当时是所在村的主任,女儿出事那天,他参加毛泽东的追悼会去了。苏娟的母亲正在村里干活。孩子只好让72岁的外婆来照料。那天,苏娟与邻居的小孩一起在池塘边玩耍时,不慎滑入满是污水的塘中。郭彦生救出小苏娟时,其外婆只顾救孩子,连救命恩人的姓名和地址都忘问了。一直到26年后,苏娟的父亲才费尽周折找到女儿的救命恩人郭彦生。“救人嘛,应该的,换了谁都会去救的。”郭彦生说。

在同事的心目中、在左邻右舍的眼里,郭彦生就是一个大好人。特别是解放后、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那时候老百姓的日子不太好过。哪家没有钱去称盐、哪家揭不开锅,谁家里有病人、谁家小孩上不起学,只要郭彦生知道了,他就会毫不吝啬解囊相助,从来不求回报。“老郭这样好的人真是好得很哪。”马谷田镇卫生院66岁的退休医生王家甫这样评价郭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