泌阳农民真豪迈 香菇种到国门外

“泌阳花菇甲天下”,早已是不争的事实。说泌阳人种菇走天涯,不少人会认为不可能。土生土长的泥腿子,跑到外国去种香菇,且不说办理神圣不可侵犯的出入境签证及其相关事宜,单就如影随形的语言沟通与交流就是一个难题。对于杨家集乡郭庄村的赵全磊、张沛东等人来说,不仅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国外种菇,已成为他们的新模式、新常态。仅去年,就在韩国仁川等地种了100万袋。

夫妻档与父子兵 韩国种菇圆富梦

赵全磊和张沛东有20多年的香菇种植经验,攻克了影响香菇产量和质量的一系列技术难题,是香菇种植“自由王国”的主人。他们种出的花菇,曾多次在中国农产品加工业投资贸易恰谈会上展出,广受好评。早已带动周边村庄的村民同来种菇,数量每年在5万袋以上的种植大户就有胡玉松、熊明辉等近30户,使这里的空气中经常弥漫着香菇的芳香,每天都有一辆以上的大卡车拉货上青岛,每年都有200多吨货物在青岛港起航北上。10多年前,开始了对韩国的香菇干品贸易,尽管韩方有近乎苛刻的检验检疫标准和重叠的检验检疫程序,因产品绿色环保无污染,入韩后一路绿灯,生意做得顺风顺水,实现了利益双赢,皆大欢喜。目前,中国河南泌阳的香菇已占据了韩国销售市场的半壁江山。

三年前,韩方贸易伙伴突然提出购买香菇菌袋,且出价很高,数量不封顶,这可让赵、张二人及其团队犯了难。不做吧,是笔生意;做吧,有单纯出售资源之嫌,为了保护资源和维护自己的尊严,就拒绝了韩方。因香菇在韩国走俏价高,时常缺货。巨大的利益诱使韩方贸易伙伴再次主动提出了协商,最后达成三条协议:一、菌袋与人员同步入韩;二、人员办好出境签证,入境前接受韩方的健康检查,入境签证和入境后的衣、食、住、行韩方大力协助;三、人员工资:男工每月25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2万元,保底数,下同),女工2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万元)。这个条件太优惠啦!比在家自己种香菇还要赚钱。一时间,有张士庭、闫应会等6对夫妻,王军青、王一稳等9对父子,程广法等60余人“跑单帮”的男男女女在韩国仁川种香菇。这些香菇种植业的大工匠们,第一次走出国门“亮剑”,即表现出身手不凡,广受韩方好评。

跨国姻缘菇为媒 韩国媳妇日本婿

赵哲是赵全磊的亲侄子,10年前高考落榜后跟着叔叔学种香菇。赵全磊预见到同韩国的香菇贸易会越做越大,越做越强,自己也确实需要一个精通韩语的帮手打理生意,以免在频繁的业务往来中出现差错或被愚弄,侄子是最佳人选。于是,八年前就把侄子送到韩国汉城大学专修韩语,自己承担侄子学习和生活的全部费用。赵哲年少志高,不负重望,三年寒窗,天天向上。学有所成后,就在韩国一家公司施展抱负与才华,并无偿为家乡对韩国的香菇贸易提供必要的服务。目前,已是月薪500万韩元的公司高管。其间,因出色的工作业绩,受到公司领导和同仁的赞誉,也俘获了一朴姓女子的芳心。回来过春节时,乡亲们问及他们的恋爱结果,急着喝他们的喜酒时,赵哲笑着说:“先说咱的香菇生意,帮助乡亲们走进电商领域,让咱对韩国的贸易更快捷、更安全、效益更好,这是当务之急。婚姻嘛,只要人家愿意,咱绝对没意见,事成后给乡亲们办事会更方便!”

无独有偶,郭庄村油坊李的李广霞女士,18年前高考不中,其父李宝成劝慰说:“妮儿,别灰心,爹支持你走自学的路。咱当地这几年好说香菇香菇,农民的福,收入多了修房盖屋,收入少了买油盐酱醋,中等收入供儿女读书!”于是,李广霞就到大连外国语大学自修日语,学成后到深圳一家日资企业打工,并同日本一男青年椋井日久生情,双方意切情真,喜结秦晋,现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香菇——为她的美满婚姻和出彩人生牵了红线,奠定了基础。(通讯员 苏同锁 徐天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