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秉德:一守边关近十年

记者 王东红

       1955年出生的鲁秉德,从军15年,近十年守在中越、中缅边境线上,英勇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和收复扣林山、老山战役,两次荣立三等功,为保卫祖国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提到这一生,鲁秉德谦虚地笑道:“在部队当战士时,首长们关心我;后来提了干,战士们支持我;转业到地方,同事们也都对我很好,我是在大家的帮助下成长的。”

       197212月,鲁秉德穿上军装,到昆明军区14军边防守备部队独立团保家卫国。两年后,他光荣地入了党。五年后,业务精湛,已提拔为排长的他被团里推选到昆明陆军学校进修。刚刚在大学里进行了一年宝贵的学习,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了,学校组织在校生到前线进行演习训练。部队需要铁血男儿,演习一结束,鲁秉德就回到部队担任副连长,被直接调防到麻栗坡去守那里的边防。

       鲁秉德带着战士们看阵地、熟悉地形、沿着3个山头修筑了几万米的战壕和1000多个猫耳洞。

在他眼里,战士们是那么纯洁。带部队调防到前线时,他嘱咐大家,要把铁锹、锄头等能用的工具都随身携带到前线。大家遵从,带过去的这些工具为修筑战壕、猫耳洞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收复扣林山后,鲁秉德所在的连一直在这坚守。扣林山工事七天就修好了。因为防线工事修得好、修得快,鲁秉德和连队受到了部队嘉奖。

修工事之余,晚上休息时,他组织大家表演才艺,战士们乐呵呵积极响应,一点也没有上了前线死气沉沉的情绪。

       那时,越南兵晚上总是摸过来偷埋地雷。一天,四川战士周兴富挖修工事时,不巧挖着了越南兵偷埋的地雷。地雷爆炸了,周兴富被炸成了重伤。“唉!从小周被炸伤,到我让士兵抬着他往山下送医的路上,才1个小时他就去世了。”鲁秉德沉重地说。

战士们觉得小周死得不值,都情绪低落,不肯吃饭。此时,已是连指导员的鲁秉德给大家做工作,“不吃饭怎么有劲给小周报仇呢?”话很简单,但直接戳中大家的心事,使大家纷纷拿起了碗筷。

       鲁秉德所在的连经常深入敌后,侦察敌情,抓来俘虏。同时,接到命令,夺取几个无名阵地。作战间隙,他领着战士们挖猫耳洞藏身。

       边境线上,吃水很困难,需要战士们下山去背。

       4月到9月是雨季,战士们藏身的猫耳洞遇到大雨容易坍塌。鲁秉德一遇到这刮风下雨的时候,就坐不住了,说啥也得挨个去看看战士们的猫耳洞怎么样。

       长期容身在潮湿、狭窄的猫耳洞里,一些战士不同程度地患了风湿。鲁秉德现在常因那时所患的风湿入院治疗。

       在猫耳洞一守近一年,部队要开军事会议了,各排各连的头头们走出猫耳洞去开会,大家心情激动,觉得空气不一样了、山水不一样了。

       1981年的中秋节,晚上连里11点以后才开始正式过中秋节。之前,晚上9点时,部队还在炮轰越军阵地呢!

       这期间,鲁秉德所在连的战士去侦察敌情,抓俘虏时,一个战士牺牲了。为了抢回他的尸骨,连里出动多名战士和越军很干了一仗,成功收回牺牲同志的尸骨。

       1984428,麻栗坡县境内老山战役提前5分钟开始了。此时,已是营教导员的鲁秉德在前线阵地的前置指挥所里和战友负责老山前线我军右翼的安全。

       他的妻子在后方担心他的安危,闹着要上前线看他。家里人劝她别去,担心在战争中别有啥好歹了。他妻子说:“有好歹我就和他一起,总比在家这样提心吊胆好。”

       越军经常往我军阵地发射炮弹。鲁秉德的妻子在麻栗坡下了车,找到鲁秉德时,细心的她对丈夫说:“就这一段路,越军打了150发炮弹。”

       那年,鲁秉德上前线时,再三嘱咐妻子,敌人的炮弹打过来了就躲进防空洞里去。妻子默默地目送他和战友们出发上前线。战士们都沉默着。他的妻子不由想起来第一次来部队,看到战士们上前线时在被子、箱子上都写着自己的名字和地址的情景。

       三天后,鲁秉德他们打胜仗回来时,离老远他的妻子就听到战士们的说笑声。

       198811月,鲁秉德结束他在中越前线近十年的守卫,从部队转业到市民政局。此时,中越关系已开始逐步恢复正常。回到后方的他,年年都是省、市先进工作者和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公务员,直至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