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志国:一路前进心无憾

记者 王东红

    李志国出生于1929年,算下来今年87岁了。他身体硬朗,精神看着也挺好。

“也不是多好,那脑袋上,因为脑积水两边打的都是眼,才出院没多久。”他的妻子悄悄告诉我。

1947年,我18岁时被国民党抓了壮丁,在他们的直属第十师通信连干了一年多,第二年淮海战役前,我们部队起义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我被补充到张国华将军的1852154团一营三连。”李志国回忆战争往事。

“共产党领导的队伍好啊!我以前所在的国民党队伍里打人、骂人现象常见,老兵欺负新兵、军队敲诈老百姓的事很普遍。起义后,我在共产党队伍里的最大感受是官兵像母子,班长先是给俺拿来肉包子吃;平常行军看俺累了,班长、排长会替俺背着枪;晚上睡觉,他们半夜还会给俺盖盖被子。”李志国深情地想起过去。

李志国说,19494月,他们部队在安徽某地抢渡长江时,他是过江第一梯队,也就是突击队。那时,他们共有100个小船,突击队共10个小船,一个小船上可以搭乘一个班的兵力。他们突击队一往无前,国民党的军队一打就跑。

“因为打仗英勇,坚决拥护共产党,那年5月,俺班长宋金元和排长顾子庆共同发展我入了党,我还被任命为副班长。”李志国说。

“打重庆时,俺的副团长牺牲了,战友都红了眼,连长把上衣一脱,举着枪说一声‘是共产党员的跟着我上’,就冲了上去。两天两夜,我们打赢了这场战斗。我们一个团消灭了阎锡山的一个军。”李志国说。

“阻断湘桂铁路时,我们一得到命令就急行军三天三夜,翻山越岭赶到战场,国民党当时三个军乘坐12列火车准备逃跑,我们团一下就把那380里的火车轨道给炸了,我在那场战争中用了35个炸药包。”

解放湖南常山县战斗,参加云南扬眉山战斗,进军贵阳市……李志国在这些战斗中一直冲在前面,两次荣立二等功和三等功。

19502月,党中央号召进军西藏时,他又参加了强渡金沙江战斗。藏军共12个团,为了阻挡解放军过金沙江,他们把金沙江上的铁索桥上铺的木板给烧毁了。李志国所在的团急行军一夜抢着过桥,到拂晓时,离桥500左右,藏军的火力猛烈,让他们无法前进。情况报给排长,排长刚上前查看,右腿就中了三枪。连长急忙命令大家一个一个匍匐前进。李志国此时已是班长了,他和副班长带着冲锋队员凭借着激烈的火力,在枪林弹雨中冲上了铁索桥,把随身带着的木板铺到了铁索桥上。

强渡金沙江后,他们接到命令,赶到西南关红庙山口,在那等了3个小时,用一个连的兵力把藏军一个团消灭在那里。

后来,他又参加了解放佳达卡战役、仓都战役。

“我们行军都靠一双脚啊!一天基本都是跑个一百多里地,所以每天休息时,我这个班长首先要为班里的战士们烧水洗脚,脚上的泡教给他们用头发丝穿破以免发炎。有哪个战士累得没有精力泡脚时,我就给他烧水泡脚、洗脚。”李志国回忆。那时,当上班长的他也如以前排长、班长像母亲般对待他那样对待自己班的战士们。

    他永远忘不了的是亲手埋掉的战友。那些战友,昨天还和他背靠背吃着饭警戒着四周,今天却永远天各一方了。不怎么识字的他在每一个战友的坟墓前立下一个木板,用他能读懂的方式记着每一个战友。

19547月,李志国复员回到家乡驻马店遂平县大牛村,在家乡带领乡亲们建设美好的家园。

    “孩子们现在吃饭没有菜就不吃了,俺解放前吃都吃不饱。现在的日子过得可真是好啊!”他站在整洁的院子里感叹。院外,高大的杨树在风中欢快地摇动,似乎用绿色的枝叶赞美着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