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现代豫剧之父”樊粹庭诞辰110周年

     彭文礼  潘迪生

樊粹庭1929年河南大学毕业后,把人生的梦想和追求,定格在改革创新豫剧的艺术事业上,不惜与家庭决裂,弃官从艺,甘当戏子。在风雨坎坷、命运多舛的磨难中,他为豫剧的发展谱写了光辉灿烂的历史篇章。

他先后创办了“豫声剧院”、“狮吼旅行剧团”和“狮吼儿童剧团”,并把这些作为豫剧改革的“实验田”和造就豫剧精英的“摇篮”,培养了200多位德艺双馨的豫剧艺术人才,为豫剧在中原、在西北乃至全国的发展播下了火种。使曾被人瞧不起的“河南士梆戏”——豫剧,发展成为在全国200多个地方戏剧种中,覆盖面最广、受众最多、影响最大的地方戏优秀剧种,使豫剧这支河南人的心灵之歌唱响全国。

他一生创作、改编了60多部豫剧剧本,导演了上百部豫剧,是中国戏曲史上可与关汉卿并称的高产剧作家。他开创了豫剧剧本文学创作的先河,是豫剧史上第一位高级知识分子剧作家和导演。使豫剧传承结束了口传心授无剧本的历史;使豫剧由单纯的艺人豫剧转换成为文人、艺人豫剧相结合的艺术形式;使豫剧艺术由生角为主到旦角为主的转变,推进了豫剧音乐、唱腔服装、表演艺术的巨大变革;创造了“从娃娃抓起,因人设戏,因材施教,重在实践”的戏曲教育经验,开创了豫剧使用简谱伴奏的先例……

被誉为“现代豫剧之父”的樊粹庭,190522日出生于遂平县关王庙乡潘庄村一个富裕农民的家里(现关王庙乡属驻马店经济开发区);196611日,病逝于西安,享年60岁。

樊粹庭是樊家的长子,其父樊允襄为他起名樊郁,字粹庭。其祖父是个中医先生,在遂平县城开有药铺,家有良田百亩,生活富裕。

樊粹庭自幼喜欢戏剧,上小学时经常和村里的大人一起跑十几里地去看戏,并把自己喜欢的剧中人物捏成泥人戏耍。为此,曾多次受到老师和家长的责备训斥。

1919年春,14岁的樊粹庭考入开封留学欧美预备学校(相当于中学,五年毕业,列入优等者送国外留学);1923年冬修业期满,国家无钱派遣他们出国留学,但准许他们免试进入中州大学(河南大学的前身)预科二年级学习;1929年毕业,并获得文科硕士。

用樊粹庭自己的话说,在开封求学10年间,他把精力都用在了搞戏上,演话剧、学京剧,拜京剧名艺人为师,结名流为友,登台演出《马前泼水》、《张松献图》。借大学管理松懈之机,更加自由地学戏、演戏,在校组织话剧团,演出《维持风化》、《复活的玫瑰》和《放下你的鞭子》。在学戏、演戏的同时,热心地选修了戏剧家陈治策的戏剧课;聆听过美籍教授哈亨利先生讲授的部分莎士比亚戏剧英文原著及一些戏剧理论课。

学生时代樊粹庭丰富多彩的戏剧艺术实践活动和对戏剧理论知识的研修,以及他刚毕业时曾在河南农村训练班教了一段时间的戏剧课(有时他也参加演出《山河泪》等剧目),都为他后来专门从事豫剧艺术事业改革创新做了必要的铺垫和准备。不过,真正使粹庭由热爱戏剧事业到投身戏剧事业,由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的思想升华,应该说还是他任职省教育厅农村教育推广部主任长达三年的城乡调查。他借助放映电影之机,走遍全省75%的城市乡村,除了对全省城乡舆情、民情进行必要的了解之外,重点对戏剧文化进行了调查。遍访县乡戏剧班社,结识了一大批名扬一方的戏曲艺人。他亲眼看到了一向不被城里人看好甚至鄙视的“土梆戏”,在农村却有广阔的市场和深厚的群众基础。广大农民及下层官员、文人、艺人对豫剧表现出极大的热情,戏曲特别是豫剧在许多地方已占据文化的霸主地位。那个时候的农村,五里三乡大都会有一个业余小剧团。农闲时节,每逢庙会,一般会有两三台大戏对着唱,赶会看戏的农民几乎全家出动,络绎不绝地涌向会场,人山人海、水泄不通。此番景象在农村的频繁呈现,使樊粹庭感受到了戏剧艺术无比强大的社会感染力,认识到戏剧这一综合性的大众文化艺术形式,是启迪民智、净化人心、唤醒民众的最好工具。另外,在三年的调查中,爱看戏的樊粹庭亲身感受到,俗称“靠山吼”、“河南讴”、“土梆戏”的河南梆子,唱词鄙俚浅陋,说的全是土话,使人听之殊觉不耐。究其内容无非伤风败俗,所谓公子遭难,小姐养汉。难登大雅之堂,只好游走于春祈秋报和迎神赛会的乡村草台。樊粹庭在为博大精神的中原文化和历史悠久的河南梆子深感惋惜的同时,非常珍视河南梆子这一承载和传承源远流长的中原文明的艺术瑰宝,决心弃官从戏,担当豫剧改革大任,要亲手拂去蒙罩在“土梆戏”上的污垢烟尘,还其朴实厚重、奔放激越、清新活泼的中原文化品格,以敢为天下先的勇气和义无反顾的献身精神,投身到改革创新豫剧的崇高事业,并把这作为他一生的最高追求和自觉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