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广召六十多年的玉鼓情

 记者 吴 波

我市玉鼓传人张广召,生于1931年12月,祖籍周口市郸城县南丰镇。目前,他居住在我市,以做小本生意为生。

据张老先生介绍,玉鼓又称兰鼓,是一种拍打乐器。玉鼓制作较为简单,鼓筒用质地上乘的毛竹做成,其长度一般为2.8尺,鼓面用猪心外面的薄膜风干后制作而成。在演出时,只需将剪好的猪心膜用皮绳固定在鼓筒上就行了。

玉鼓是千百年来流行于民间的一种曲艺表演形式。旧时打玉鼓的人自称为“跑江湖”的道人,在许多古代戏剧和神化传说中常有打玉鼓的道人出现印证了这一点。玉鼓演唱的内容多取材于群众喜闻乐见的历史演义、武侠、公案之类的段子。主要是歌颂真善美、鞭挞假恶丑,表达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玉鼓传说是张果老偷来的

传说中流传世上的玉鼓有三种:第一种传说是通天教主的乾坤条子,能装日月乾坤;第二种传说是来自饭坛老祖手中的玉鼓,因饭坛老祖是丐帮的祖师爷,代代相传。但流传后来,打玉鼓的艺人均不公开承认饭坛老祖为他们的祖师。第三种传说是张果老手中的玉鼓。“简板敲,渔鼓响,张果老骑在驴背上。”简单的几句民谣道出了玉鼓曾经与八仙的传说。说起它的来历,还有一段美丽的传说。据传,该玉鼓本是西天如来佛祖的道签筒,后来被八仙中的张果老偷来玩耍,因怕佛祖追要,所以张果老总是倒骑毛驴向后看着。

据说,张果老的玉鼓流传比较广泛。该派系的玉鼓长3.3尺,在八仙过海时,龙王三太子使坏,趁人不备钻进了蓝采和的花篮里,花篮随后沉入海底,引起了八仙闹海。

事后,张果老将手中的玉鼓锯下4寸多,施法术编了只新花篮送给了蓝采和。所以,张果老的玉鼓只剩下2.8尺多,从此流传于世。后来,打玉鼓的艺人都拜张果老为祖师爷。为了表达对祖师爷的尊重,流传下来的玉鼓都不超过2.8尺。

20岁那年,一时兴趣学玉鼓

说起从事玉鼓评书之路来,张老先生有很多话说。

据其回忆,他的师爷名贾唐,外号老唐僧,是一位演艺圈里行家里手,功底深厚、技艺精湛、技巧娴熟,在周口一带久负盛名。师傅杨志清外号杨麻子,当年在演艺圈十分有名,除在玉鼓上有高超的技艺外,对大鼓书、坠子书也有较深的造诣,是曲艺界的全才,先后收了数十名徒弟。

张广召幼年时就对玉鼓产生了极大兴趣与爱好,只要听说有演出,不管路途多远,他常会为了饱眼福耳福,饭不吃觉不睡也场场不落听个痛快。加之他悟性好、记忆力强,所以听后便能照葫芦画瓢表演给小伙伴儿听。随着年龄的增长,张广召对玉鼓艺术的向往愈加强烈,学习此门艺术的决心更加坚定。于是,他在20岁那年下定决心拜师学艺。

张广召老先生是他最后一个关门弟子。

三年后,经过老师指点,他说唱玉鼓有了很大进步。凭着精湛的技艺、娴熟的技巧和扎实的基本功,成为同行的佼佼者和老师的得意门生,受到师傅和众师兄的高度赞扬。

从此以后,他真正踏上了演出谋生的道路。

玉鼓艺术历经千年沧桑,流传过程中自然也遗传下诸多规矩,如拜师需要有三个师兄引荐,学徒要置办酒席,所有的师兄都要来送礼喝酒,来时必须带一条鱼和老方杆子,代表“走四方、年年有余”。

一般一个师傅一生最多只能收十三个徒弟,最后一个为关门弟子,人称十三太保。

据了解,以前玉鼓艺人在外行艺时,遇到同行要刨根问底,答对是喝茶吃酒;答错了就得赔礼道歉,然后卷铺盖走人。总之,一些老江湖艺人碰到一起时,就要拉开架势,对唱几天几夜,谁也不会轻易认输,一旦认输,就要拜对方为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为传承,对玉鼓不离不弃

采访中,张广召拿出珍藏的玉鼓给记者展示,并现场说唱了一段玉鼓评书。

“老张可有才了,他闲着没事时,还会穿上马褂到小区游园里给邻居唱玉鼓评书。”他的邻居麻先生说,“打快板、说评书难不倒老张。而自从老张住进这个小区后,小区里的欢声笑语就多了起来。”

麻先生说,老张是在上世纪80年代来驻马店做生意的,后来赚了不少钱,但很快就被人骗得一无所有。他说,老张虽然结过婚,但至今无儿无女。后来,为了糊口,就暂时放弃了说唱玉鼓,在街头做起了打金银首饰的活,生活逐渐稳定后,就落户在驻马店。玉鼓便成了他的第二职业。

虽然年纪大了,手脚不方便了,但是为了玉鼓的传承,他从来没有忘记说唱玉鼓,闲暇时就会拿出玉鼓,一边打快板、一边说唱。麻先生说,有时候,大家在一起聊到古代的一些英雄人物时,老张就会情不自禁地唱起来,而且唱得很好听,尤其是喝几两白酒后,兴趣盎然,唱到动情时,他眼角挂满了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