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舞台佳作扮靓文化名片

□ 穆海亮

由剧作家陈涌泉和导演张平领衔创作、梅花奖获得者刘雯卉主演、驻马店市演艺中心推出的新编古装豫剧《皇家驿站》,一经亮相就引起了观众的强烈共鸣。在当下以文艺作品打造地方名片的创作热潮中,《皇家驿站》的成功经验具有一定意义上的示范价值。

从题材选择及舞台叙事来看,《皇家驿站》将历史事实与民间传说、庙堂之高与江湖之远熔于一炉,并自然而然地将富有地域色彩的文化元素融入故事之中,实现了无缝对接。明宪宗时期万贵妃独霸后宫,对其他怀孕妃嫔乃至新生皇嗣屡加迫害;被幸宫女纪瑶怀孕产子,众人暗中保护,皇子历经磨难才长大成人。这些事件均于史有据。而驻马店一带,百姓不惧牺牲保全皇子的传说亦广为流传。该剧十分巧妙地将历史记载嫁接于民间传说之上,彰显出艺术创作相对于历史真实的充分自由,以及娴熟的编剧技法。

剧情展开一波三折、步步为营,时而紧张,时而婉转,动静交织。尤其是驿丞郑方夫妇以“双簧表演”掩过役长耳目一场戏,貌似轻松诙谐,实则字字惊心;而在乐山父老互帮互助、纪瑶母子生死相依的温情之后,紧接着就是东厂追兵的血雨腥风,可谓悲喜交融。该剧还精心设置了几个似乎游离于主线之外的“闲笔”。但“闲笔”绝非可有可无的枝蔓,它们有时成为推动剧情进展乃至“解结”之关键,有时是全剧情感抒发的高潮,有时增强了舞台呈现的形式美感。

驻马驿这一地点的选择,堪称一石三鸟。首先,便于展示驻马店名扬天下的驿站文化。驻马店居华夏之腹,扼九州之通衢,系八方之通达,自古就是南来北往的交通要塞,这也正是其得名之由来。其次,驿站的特殊地位,使其成为一个半公开的公共场域,纪瑶与晴儿亡命至此,汪执和役长追查到此,乃至剧末宪宗皇帝在此犒赏三军并御封“皇家驿站”,便显得合情合理,故事的展开因此获得了恰当的支点。再次,古之驿站所在地,往往水陆便利、物产丰饶,该剧便由此将洪汝河、老乐山、植桑养蚕、缫丝制衣等地标文化元素融入其中。而汪执在驻马驿欣赏傩戏的场面,顺带将盘古开天处、伏羲画卦亭、神农尝百草、嫘祖取丝绒等典故和盘托出,亦是水到渠成,让观众充分感受到天中文化的丰富内涵。

“戏曲审美的最高层次是审人性之美,而戏曲审美的最高目的在于培育美的人性,促进人的全面发展。”这是陈涌泉一以贯之的艺术理念,而《皇家驿站》“审人性之美”的特别之处,在于采用鲜明的对比,将明确的道德判断寄于对宫廷与民间的褒贬之中。该剧饱含深情地塑造了生活于乐山脚下的父老乡亲的群像,他们淳朴、善良、勤劳、正直,又敢于反抗,敢于维护底层民众的生命尊严。表现宫廷之恶是为了反衬民间之善,揭示人性之丑的终极旨归是呼唤人性之美。尤其是晴儿和天中父老保护皇子、维护大明社稷的义举,在个体价值和人格尊严的光芒之上,还多了一层家国大义的崇高理想。

以舞台作品打造地方文化名片是近年戏剧创作的一股热潮。但毋庸讳言,其中真正的精品力作并不多见。究其原因,大多在于宣传与艺术的失衡、分裂和相互掣肘,特别是忽视了艺术创作的基本规则,结果是地域文化和艺术创作“一损俱损”,文化名片自然也就“亮”不起来。而《皇家驿站》由于充分遵循了艺术创作的内在规律,以生动的故事感染人、以美好的人性打动人,在此前提下将地域文化元素渗透其中,绝不生硬附会,而是润物无声,从而实现了艺术表现既善且真、名片打造既美且亮的互利双赢。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皇家驿站》的启示值得珍视。

(转自2018年11月8日《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