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人一把是我最大的快乐!”

记者 杨军民 通讯员 陈健

119日一大早,王闯就来到了他所供职的正阳县佰益广告公司,还有好多客户的广告,需要他去设计制作。

王闯今年25岁,家住正阳县慎水乡八里桥村,读初中时,感觉双腿软弱无力,多次摔倒,四处求医无果,以致双腿瘫痪。但王闯是一个很自强的人,通过自学掌握了利用电脑从事广告设计制作的技术。通过接触了解,2015年,正阳县佰益广告公司经理郑高山把他安排在自己的公司上班,专门负责广告设计制作,待遇按一定的效益分成,使他每月都能领到4000元以上的薪金。

郑高山今年31岁,小时候经常目睹父亲癫痫病发作的可怕情景,唯一的哥哥17岁时也因一次意外事故导致伤残,自己与前妻所生的一个儿子而今已经12岁了,天生耳聋,因此他对残疾人的痛苦有着很深的理解和同情。当年,他决意招聘王闯时,有些朋友不大理解,质问:“高山呀,社会上身体健康的人那么多,你为何偏偏招一个残疾人?”也有好心人善意提醒他:“残疾人不方便,要是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不是自找麻烦吗?”

面对质询,面对提醒,郑高山的话语掷地有声:“我不帮他,谁帮他!”如今,王闯已有了心仪的女朋友,不久将进入婚姻的殿堂。

吕河乡一脑瘫男孩名叫洪涛,今年23岁,虽然平时靠双拐行走,但他开电动三轮车还是很稳当的,在县城周边,公司有什么接送货物的业务,郑高山都让他去做,使他有了一个相对稳定的经济收入。

“以后等我的业务做大了,打算多招几个残疾人,充分利用他们自身所长,不是光讲挣钱多少,能够都有饭吃就好。”郑高山说。

与血液病患儿初配成功时,他爽快地答应了捐献造血干细胞

20145月,在县城大街上,郑高山看见正在开展的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者招募活动,他当场就加入了中华骨髓库。

201710月,当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告诉他与重庆一个8岁血液病患儿初配成功时,他爽快地答应了捐献造血干细胞。201712月,经高分辨检测、体检等,顺利进入了捐献准备阶段。然而,当家人得知这一情况后,极力反对,年逾六旬的母亲哭着说:“儿啊,你爸爸一辈子身体不好,你哥哥有残疾,小孩又听不见,咱家里就你一个身体硬朗些,要是万一落下个啥后遗症,咱们家就完啦!”

父母主要是担心对他以后的身体会造成影响,特别是他与现在的妻子刚结婚还不到一个月,“全国就我一个和他配对成功,如果一个8岁的孩子因为我不去捐献,离开人世,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他和市、县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逐个做亲朋好友的思想工作,“高山做的是行善积德的好事,他愿意就让他去吧!”虽然知道情况以后心里很难受,但是最后时刻,妻子闵玲玲还是发话了。

今年1151130分,在河南省肿瘤医院造血干细胞采集室,郑高山共捐献175毫升造血干细胞混悬液,不仅为重庆那个8岁的血液病患儿带来了生的希望,而且他也成为河南非血缘关系造血干细胞捐献的第662例,同时还成了正阳县捐献“生命种子”的第一人。

从郑高山珍藏柜子里的义务献血光荣证上可以看出,近年来,他已累计献血2500毫升。

做公益事业,是他坚定不移的追求

今年2月,也就是捐献造血干细胞后,郑高山加入了正阳县红十字会蛟龙义务搜救队,他永远忘不了刚入队不久那次参与打捞的一幕。今年4月,油坊店乡一个农民开着四轮拖拉机,后车斗里坐着四个人,在与一货车相会的转弯处,四轮拖拉机侧翻,坐在车斗里的四个人全部落入路边的深水沟里,他和蛟龙队的六名队员赶到后,立即投入紧急救援,因打捞及时,其中三人得救,“看到最后打捞上来的那位妇女,我心里当时好怕,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落水溺亡的场景。”郑高山说,“以后只要接到通知,就是再忙我也会参与打捞。”今年,他先后两次奔赴事发现场参与溺水者打捞,暑假前夕,多次与队员一起前往县内的兰青中心校和正阳县第十中学、正阳广场等地开展防溺水宣传,他说:“跟随这些热爱公益事业、不图回报的人经常在一起,你也会变得阳光向上。”

高考期间,他积极参与爱心助考,高考结束的那天晚上,他把一位参加完高考的学子及母亲拉到车站,当时,已经没了班车,看着母子俩很是心急,他索性开着车送他们到37公里外大林镇的家里,这对母子及家人,又是挽留吃饭,又是塞钱,均被他婉言拒绝。临走,他只说了一句话:“你们记着我是正阳县蛟龙义务搜救队的。”

无论在哪里,遇到需要帮助的人,他都义不容辞、挺身而出

今年春节前的一场大雪,使正阳变成了冰雪的世界,大街上的车辆有“趴窝”现象,路人有的忙着拍照发视频,有的一笑而过,而他却选择了帮忙推车,被帮司机脸上无不流露出感激的神情,“就是搭把手的事。”他淡然一笑。今年夏天,在正阳县第二高级中学前的一段上坡路上,一位老人非常吃力地拉着一车垃圾,不少路人捂鼻而过,见此,郑高山把电动车停在路边,在后面帮忙推,老人很是感动,连连道谢,而他却说:“大爷没事,只是一把力的事,举手之劳。”此时的路人投来敬佩的眼神,并竖起了大拇指。

谈起所做的一切,眼前这位不问不说话的汉子一再说:“这些事很平常,不值得去写,能够帮人一把是我最大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