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湾的笑声

帮扶队员用心用情,帮助失忆女子寻找家人,使失散13年的父女团聚——

月亮湾的笑声

记者 梁灵芝 通讯员 宋超喜

313日晚,数十人驱车来到新蔡县月亮湾街道办事处刘庄村委姚庄村脱贫户马建中家,他们围着一位坐在院子里织毛衣的女子,将一位头戴黄色军帽的老人领到她面前关切地问:“王俊英,你认识他不,认识不?”

这名女子抬头看了一眼老人又低下头,嘴角露出笑意,说:“认得。”

“他是谁呀?”

“是我爸么。”王俊英并不抬头,只顾低头织着毛衣。原来王俊英不同于平常人,是一位精神病患者。

老人却用手擦起了眼泪,激动地说:“我真是又高兴又难过啊……”

这位老人名叫王士功,71岁,是南阳市新野县新甸镇黑龙村人。住在马建中家的女子叫王俊英,13年前,有精神疾病的她意外走失来到新蔡县。关于他们父女团聚的故事,还要从月亮湾脱贫攻坚说起。

2016年以来,为帮助贫困户脱贫,该办事处指定帮扶小组、帮扶责任人与驻村第一书记合力攻坚。在走访姚庄村村民马建中的时候,驻村第一书记陈立学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马建中家住着一位貌似不太正常的女子,既不是他妻子又不是他的家人,但这位女子姓什么叫什么,马建中却说不上来。

姚庄村党支部书记刘森对村里情况比较了解,知道女子失忆了,是2006年马建中母亲把她收留下来的。这位女子对外人防范心理很强,从不跟人说话,平常人也根本没法接近,眼生的人只要跟她多说几句话,她就开始骂人,更有甚者,抄起啥就打人,好在她手巧,会做饭、洗衣服,能帮忙做家务,一家人就这么生活下来了。

2011年马建中母亲去世,家里的活儿就全靠这位女子了。她坚持住在曾和老人一起住过的老屋,从未离开过村子。老屋年久失修,村里通过危房改造计划将老屋重建,女子却说啥也不肯搬出来。驻村帮扶队队员耿鹏程和刘森先后去走访都被女子打了出来,无奈,村里给马建中家盖了3间过道,马建中就住在过道中的侧房里,两个人倒也相安无事。

2017年夏天,女子病情加重,见人非打即骂,情绪激动。村脱贫责任组组长毛华磊和几位村干部想把她送到精神病医院治疗,几个人都无法靠近,最后还是在几位民警的帮助下,才把她送到医院。

女子到底姓甚名谁,家里还有谁,没有户籍和收入,无法享受政府各项补贴,到底不是长久之计。

据马建中介绍,女子就是刚来的时候说过是“新店”人,至于哪个“新”哪个“店”,她就再也不肯说了。她平时虽不跟人说话,嘴里却常常小声念叨着什么,时间长了,听出来是几个名字“小强”“小文”。她还向马建中要来纸和笔,在纸上写下一长串名字。她会编竹筐,编出来的竹筐整整齐齐,非常好用。

根据年龄判断,她应该已经成家,莫非她在想念家人?

谁家的父母不思念儿女,谁家的儿女不思念母亲?虽然不与人诉说,女子内心深处总还在思念父母、想念子女,一个背井离乡、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的人,该有多么痛苦、无助啊!每想到这里,陈立学总是彻夜难眠,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她找到家人。

通过细致观察女子的只言片语和生活细节,在月亮湾街道办事处负责同志的支持下,陈立学先后多次走访公安、民政等部门,进行了大量比对查询。经过近两年的苦苦寻找和不懈努力,终于找到了女子所说的“新店乡”,很有可能就是新野县的新甸铺镇。陈立学推测,之前这里就是叫新店乡,撤乡建镇后改的名,在这个镇的黑龙村,叫“王士功”的特别多,同女子写在纸上的名字相吻合。

陈立学通过民政部门,拨通了黑龙村党支部书记张红伟的电话,详细讲述了女子的情况,张红伟在电话中没有迟疑,肯定地回答,村里有户叫王士功的村民,他女儿十几年前就走失了。

陈立学欣喜若狂,彼此加了微信,通过照片比对,女子应该就是王士功失散多年的女儿王俊英,于2006年在襄樊火车站走失。

通过视频通话,王士功和王俊英见了面。王士功看到自己失散多年的女儿,不禁老泪横流:“没想到我这把老骨头在埋之前,还能见到闺女!”

313日,王士功在新野县新甸铺镇黑龙村扶贫专干、堂弟王士俭和本家叔叔王金同的陪同下,连夜赶到姚庄村,他握着女儿的手久久不愿松开,眼含着泪水,感激地说:“新蔡干部好啊,要不是你们操心费神,我们父女这辈子都见不着了!”

“感谢你们把我女儿照顾得那么好!”

“月亮湾的党员干部拯救了这个破碎的家庭,点燃了他们重新生活的希望,我代他全家向你们致谢!”王士俭也非常激动,向在场的工作人员一次次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