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 雨 田

  王雨田,原名王雷(1914-1977年),出生于嵖岈山乡常韩村。

  1929年,王雨田考入河南大学医科班,在校内积极参加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孙文学说研究会,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1935年,日本帝国主义侵人华北,北平首先爆发了“一二·九”学生运动,抗日的怒火迅速燃遍全国。开封市大、中学生也纷纷投入这场挽救中华民族危亡的斗争。王雨田被推选为开封市学联主席。他率领学生队伍走上街头,游行示威,高呼抗日口号,同学生代表们一起组织万余名学生,在冰天雪地上坚持三昼夜卧轨斗争,要求赴南京请愿,抗击日寇。

  王雨田大学毕业后,由于他学习成绩优异,被推荐到北平协和医院细茵系研究生班。1937年,王雨田从协和医院回到河南,面对国民党政府的腐败,他毅然约上好友霍丁等,千里步行到延安参加革命。王雨田开始在安吴堡训练班,后受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的委托,随白求恩一起到延安,被分配在中央卫生部医政科工作。

  1938年,王雨田调到新四军军部,被分配到军部后方医院工作,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2月,王雨田被任命为新四军三支队军医处主任。1939年底,新四军在长江以南的主力开始向江北转移。王雨田带领一支13人组成的卫生队渡过长江,到达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数日之后任五支队卫生部长。皖南事变后,重整新四军。王雨田被任命为新四军第七师卫生部长。他和爱人张惠新乔装绕道上海,通过熟人关系,动员一批医务人员陆续参加新四军。

  1943年3月,日军对新四军七师驻地进行大扫荡。当时王雨田因结核病正在无为县大陈家词堂疗养,爱人已怀孕6个月,不能随军行动,组织上决定让其转移到山区隐蔽。 不久,王雨田在日寇搜山时被捕,关押无为县城。狱中王雨田机智多谋,隐瞒身份,并且巧妙地和组织上取得联系,几个月后,通过组织营救出狱,回到七师司令部。

  1944年2月,王雨田调任山东军区卫生部长,他曾和奥地利泌尿科专家罗森特一起工作,相处十分友好。当时山东军区政委罗荣桓患尿血病,在医疗器械和药品奇缺的情况下,他们一起精心为其治疗。罗政委认为王雨田忠诚积极,有真才实学,对他非常信任。1945年8月,王雨田随罗荣桓等到东北,任辽东军区卫生部长。1946年任大连卫生局长,在苏军、人民解放军、国民党军队三方共治的特殊环境中,白手起家创办了旅大地区第一所高等医学院-关东医学院(今大连医学院),为党培养并输送了一批高级卫生人才。

  建国后,根据工作需要,王雨田从1950年至1977年从事外交工作。他先后担任外交部礼宾司、社会主义国家司、亚非司司长,把毕生精力贡献给党的外交事业。并先后出任民主德国政务参赞,驻苏丹、肯尼亚、刚果和联邦德国等国大使。

  50年代,王雨田主持礼宾司工作期间,精心安排并参与了一系列重大外交活动。他随朱德副主席出访苏联、波兰等国。随同毛泽东主席出席苏联十月革命四十周年庆典和共产党在莫斯科召开的莫斯科会议。同时组织和参与了许多亚、非国家元首、总统访华接待工作,为扩大国际统一战线做出了贡献。1958年王雨田担任外交部社会主义国家司司长。1959年至1962年初,王雨田首任驻苏丹大使。他积极开展工作,为发展两国友好合作关系打下了良好基础。1962年4月王雨田回国,任亚非司司长后,随同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副总理访问阿联酋、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加纳、马里、几内亚、苏丹、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十国。1963年12月9日,王雨田陪同陈毅副总理赴内罗毕出席肯尼亚的独立庆典,随即被任命为首任驻肯尼亚大使。1969年王雨田出使刚果结束后,奉命赴赤道几内亚进行中赤建交谈判。1972年底,他在布拉柴维尔曾多次会见蒙博托总统特使,商谈中国和扎伊尔恢复外交关系的有关事项,并在回国前夕,访问扎伊尔,转达中国政府欢迎蒙博托总统1973年1月访华的邀请。十数年问,王雨田为发展中国同非洲国家的关系,打开对非洲工作的局面,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1977年初,王雨田患肺癌。治疗过程中,他一直待乐观态度,与病魔作斗争。病危期间,他仍关心着外交工作,请人代笔口述一份意见书,上报党中央。外交部对他的报告作出评语:“王雨田同志在1977年10月重病期间写给党中央的信,对当时我部揭批查运动不能深入开展,提出自己的看法和意见……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对革命事业的高度责任感和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革命精神。雨田同志的高贵品质,值得大家学习。”1977年12月11日,王雨田与世长辞,享年64岁。